王冀耕教授专访:中国医疗美容市场漫谈

0
762

王冀耕教授

编者语:

在中国的医疗美容行业,有一个品牌尽管现在有些落寞,但在整个中国医美行业的发展过程中,却创造很多个第一。很多创造迄今仍是很多美容机构借鉴和学习的标杆,这个品牌就是民营医疗美容机构“伊美尔”。而在伊美尔成立发展的过程中,著名整形专家王冀耕教授在医疗标准的设定和咨询医师设计等方面,都起到了开创性的作用。

以下文章转自于2015年的一篇王教授的专访,尽管王教授已经离开了伊美尔,但是我们希望通过对这篇文章的回顾,以表达我们对这位立足于医疗本质,兼具行业宏观视野、精益管理与组织规划创新的行业“老兵”的敬意!

2015年11月中旬,王冀耕教授分享了一篇题为“我如此所想”的调查,伴着王教授犀利而不失幽默与诚恳的点评,我们从中看到了200位实名认证医生对职业、技术、产品、市场、政策等热点问题的态度。虽然王教授一直谦虚地表示问题粗糙,设计不够深入,然而毕竟走出了第一步。于是,也就有了一次听王冀耕教授平心谈论行业和市场的机会。

其实早在2015年初,王冀耕教授就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2015美容市场的分析及预测》的文章,沉淀了一位30年医美从业者的思考与观点。值此年末新年交替之际,一起看看他的预测又是否成真?

  关于“如此”美容医师聚会

“如此”美容医师聚会由医生自发组织,主要就目前大家关心的技术进行交流、分享、争论、探讨,同时相互交流职业问题。参会者以整形外科医生为主,民营医院医生占90%。今年是第二次聚会,于是针对本次参会的近400位医师,主办方组织了一次“我如此所想”调查。

  关于“我如此所想”美容医生调查

王冀耕教授从事医美工作已有30多年,在他看来,行业内的诸多问题,包括医生对自己的执业状况了解甚少,行业内也无客观的数据统计,这是启动“我如此所想”调查的直接原因。为了数据的准确性,调查试行实名制,并由工作人员一一核实,“如此”聚会现场医生通过移动端参与。调查旨在采集数据,了解美容医师的基本情况,以期说明一些问题,与关心医美行业的人共享。

      关于医疗本质和商业利益的平衡

在民营医院工作的医生,一方面要对医疗本质负责,另一方面要兼顾商业利益,要如何达到两者的平衡?王冀耕教授直言,“这是个非常难的问题”。

事实上,自从资本开始涉足到医疗美容行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医疗和商业的平衡点。但是好在近些年民众意识提高了,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大型医疗美容机构逐渐进入“严冬”年。因为他们原本搭建的是一个销售平台,即便进行医疗服务,也是以销售为主导,而随着推广成本、人力成本、固定成本的进一步提高,使得隐形成本也不可避免地激增,加之销售管理模式下的过度销售,故不得不面临转型。也有人据此抛出问题:卖得好?还是做得好?很明显,多数民营机构管理者还是追求“卖得好”,“做得好”往往放在第二位。

在民营医院里工作的医生内心也很“纠结”,一方面要为“业绩”和“薪酬”服务,另一方面,要为就医者、医疗质量以及医疗风险的规避负责。好在由于互联网的介入,医疗美容的收费正在逐步回归理性,由单一的卖产品,逐渐转为卖医疗解决方案,从而直接或间接促进了医疗美容向医疗回归。

  关于微整形和抗衰老

“会冰刀的人一定会滑旱冰,但会旱冰不一定会冰刀”

调查中有一个问题:未来5年你最希望学习的技术?结果显示选择抗衰老的占52%,选择手术的占23%,19% 选择微整,最后有6% 选择光电。王冀耕教授的评论写道:“看来成熟医生并不多愿去学“微整”,而抗衰老年轻化的综合解决方案及手段才是刚性需求。”

如何理解“成熟医生”呢?以滑冰为例,会滑冰刀的人一定会旱冰,但会滑旱冰不一定会冰刀。王冀耕教授认为一位基础知识扎实、拥有多年临床经验并且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就是他眼中的“成熟医生”。因此,一位成熟的医生转而从事微整形,并不是一件难事,但若是为仅仅为了从事微整形而学微整形,本末倒置,那一定就是“不成熟”的医生。

看到近两年微整形因过度炒作,乱象颇多,王冀耕教授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微整形以后会由抗衰老的主力解决方式,转而为辅助方式;其次,微整形沿用的是销售管理模式,即卖产品,然而随着产品准入制度放松,更多品牌大量涌入,产品的价格会越来越低——据悉,现在澳大利亚的药店就能直接购买到微整形产品。如果我们国内的微整形产品也能够在药店买到,那么一大批的民营医院就会“死掉”。

医疗美容,特别是美容外科,其实主要解决形态外观和抗衰老这两大课题。人人都会老,所以抗衰老是刚性需求,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把鼻梁做高,但人人都希望保持年轻。抗衰老综合解决方案包括了光电、手术、微整,甚至包括再生医学、顺势疗法等,未来可能还囊括干细胞应用,实现由里到外的年轻化。

  关于“过度商业化”和“互联网+”的碰撞

在医美行业“过度商业化”且碰撞“互联网+”的环境下,美容医师面临的市场早已不再是单纯的医生与患者,顺应时代发展也成为一条不可绕行的路。

在王冀耕教授的观点中,一名优秀的美容医生应该做到:技术精湛;2、德行好;3、有人文情怀。第一点和第二点很好理解,对于第三点,所谓人文情怀,是指一个人对事物的理解,例如对就医者的态度,甚至自我推广销售能力,如果就医者能够崇拜他的主治医生,那么疗效就已经达到80%了。医疗美容本身就是现代医学社会-心理-生物模式的典型代表,不是“冷冰冰”的治病救人。

关于“互联网+”,和过度商业化,王冀耕教授抛出观点: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人们意识不断提高,过度商业化肯定要被厌倦;另外,未来医美行业O2O肯定是主流,从就医者到医生之间的中间环节肯定会大大减少,促成价格的理性回归和医疗质量的提高。

     关于韩国美容技术

韩国一共4600万人口,整形美容的机构有1万多家,单从数据看就足以发现一个问题,这1万多家本土机构如果不向外扩张,是完全无法生存的!所以韩国大力推广医美首先是国家战略,由国家出资,作为产业来发展。而问题在于,医疗行业内,不论哪个科室,一旦作为产业来发展,就已经走向末路了。

提到医疗技术,王冀耕教授直言,任何国家都一样,有非常优秀的医生,也有与前者相反的医生。他并不反对去韩国交流,也不反对患者去韩国做美容手术,但必须针砭时弊,激浊扬清。韩国医美行业在整体商业运作意识上比国内强,且对方做事认真,善于思考,能迅速把想法转化为产品,这是值得国内从业者学习的地方。但就外科技术而言,中国医生临床能力肯定比他们强。韩国的“神话”总有走下神坛的一天。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