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创业的重大利好!这回像是玩真的了

0
821

编者按:医生职称晋升问题,已经困扰了民营医院许多年,一般医生到民营医院就职的时候,或者自己创业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对职称的奢望。似乎全社会都达成了某种共识:到了民营医院,就是冲着钱去的。所以,民营医疗的科教研接近于零,有的,也不过是广告词而已。

其实,文件早在2016年就出台了,但是一直没有落地。最近,政府相关部门开始动手实施这件早就该做的大事,有业内资深人士说:这回像是玩真的了

这是天津市卫计委和人社局共同下发的文件(津卫人[2016]275号),标题是:“市卫生计生委市人力社保局关于进一步支持和鼓励社会办医疗机构专业技术人员晋升卫生技术系列职称有关问题的通知”。

文件有两大亮点:

1、把民营医疗的技术职称工作纳入区域卫生技术职称管理系统,参照同级公立医院的职称体系进行统筹推荐;

2、民营医院的医生可以自主申报职称,不受户籍、人事档案的限制,不受技术职称比例和岗位数额的限制,也不受公立医院高级职称晋升之前到基层医院工作一年的限制。(最后一条可能是因为民营医院本来就是基层。)

说白了,就一句话:民营医院的医生可以晋升职称了。

长久以来,到了民营医院就等于停止职称晋升,似乎已经成为私立医疗机构的医生们的宿命。尽管政府从来没说不让民营医院的医生晋升,但是实际上被罩上了一块玻璃天花板。

中国的民营医疗始终是医疗界的二等公民,是不争的事实,也算是中国特色吧。其中固然有民营医院自己不争气,做了许多坏事的原因,但体制的制约,也限制了民营医院从良之路。

中国民营医院被歧视,由来已久;最严重的是政策性歧视。早期民营医疗的野蛮生长是造成被歧视的重要原因,但是这种所谓“限制”,并不能解决民营医疗的违法违规及过度医疗的问题,反而会刺激民营医疗在野蛮之路上越走越远。

对民营医疗的歧视,体现在诸多方面。

医生职称晋升问题,已经困扰了民营医院许多年,一般医生到民营医院就职的时候,或者自己创业的时候,就已经放弃了对职称的奢望。似乎全社会都达成了某种共识:到了民营医院,就是冲着钱去的。所以,民营医疗的科教研接近于零,有的,也不过是广告词而已。

不少医生在公立医院取得了高级职称之后,才会来到民营医院就职或自主创业,职称似乎只剩下广告意义。不管你是学科带头人还是教授,一旦脱离公立医院,立刻失去教学资格,某种程度上,让国家失去了许多宝贵的师资。公立医院的身份作为教学资格的前提,恐怕也是不多见的中国特色。

多点执业早已成为我国医改的成果,就像职称问题一样,在绝大多数公立医院难以落地,束之高阁。这一政策刚刚出台时,便遭到公立医院院长们的强力阻遏,谁敢出去多点执业就办谁!民营医院等于空欢喜了一场,希望有尊严地多赚点儿钱的医生们不得不回归灰色地带。

无论公立私立,医生们都很在意自己的社会职务,诸如各种学会、协会什么的,一般来说正职都没有民营医生的事,一旦脱离公立,也就意味着失去某种社会职务的资格。这种歧视直接导致了种种“野鸡机构”的诞生,它们的全部业务就是向医生们兜售各种头衔。

但愿来自于天津的好消息是真的!楼梯响了,希望人能尽快下来。

政策上的一视同仁,管控上的更加严厉,加强非法行医的打击力度,或许是解决民营医疗自身缺陷的根本之道。

(作者:联合丽格董事长  李滨 )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