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美定的噩梦开始进入升级版

0
610

至今,医学界仍无法证实奥美定和肿瘤的关系,但是,她们得了肿瘤。

当年有专家预测,奥美定的病变在注入人体后的某一个时刻会到来,这个时刻离我们越来越近,或许已经来了。

奥美定  |  肿 瘤

前些年,奥美定静静地呆在几十万中国女性的身体里,相安无事。大家说起这种大剂量注射填充剂的危害时,也都抱着侥幸心理,不少人因为毁容而取出,但没人把它和肿瘤联系在一起。

周女士是一个52岁的单亲妈妈。10年前,她在朋友的带领下,来到一家美容医院往乳房里注射一瓶奥美定,花了8000元。与她同去的朋友更狠,打了两瓶。这些年没有任何异样。

时间到了2018年春节,乳房开始疼痛,并出现硬块,她的情绪变得焦虑,时常与男友吵架,或者借酒消愁。可怕的是,酒后的病情迅速恶化。

惊恐之余,她在网上寻找“有名”的整形医院。先后去了三家,第一家让交8万元,保证三天治好,她嫌贵,又去了另外两家;后两家都是在交了5万元之后,做了一些常规检查后,请她出院了,做不了。这三家医院都没有做乳腺癌的相关检查。

就这样前后耽误了一个多月,胸部开始溃烂,并散发出阵阵腐臭。周女士住进了长沙中心医院整形外科的病房。在那里,她遇见了一个病友,告诉她有个叫杨大平的医生,擅长注射物取出。于是,她决定赶往北京。

6月17日凌晨三点,周女士住进了第一医院;次日一早,杨大平教授带着团队开始给她做检查。根据溃烂程度、橘皮形态、以及皮肤硬化的厚度,高度怀疑乳腺癌。马上做病理切片,因为是端午节,医院四处联系可以加急处理的实验室。

郭树忠教授随即参加了会诊,紧接着又为患者做了骨扫描和肺部CT。所有检查结果经数家三甲医院的共同会诊,最终确诊为乳腺癌晚期,合并两侧淋巴与肺部转移。北大国际医院乳腺外科张春主任说:如果癌症分成8级,她就是8级。

周女士决定返回长沙。杨大平教授的助理余敏俊陪她到机场,她哭了一路。她说哭不是因为病情,而是因为第一医院的无私帮助,如果治不好了,就把能用的器官捐献出去……

余敏俊说:周女士告诉她,遇到的乳腺癌病友,基本都有奥美定注射史。而她自己接待的几位准备做癌变后乳腺切除的患者,也都注射过奥美定。

结  语

在那个特定时代的众多女性,开始用生命,为那场无良商人的贪婪,为那场中国医美的浩劫,买单。

(撰文:联合丽格CEO 李滨)

回复